美味从天而降

帅哥在美食群发起年底征文活动,其实我对于吃,只是停留在不好吃、好吃、太好吃这三种评价,在群里也只是混吃混喝,可是面对至少是好吃级别的诱惑,心底里还是动了那么一小下下的。好吧,就把这一小下下先化作文字吧。

江湖流传每个妈妈都有一个拿手菜,在我的吃货记忆里,生于江浙的妈妈可不止有一个拿手菜,就从印象深刻的美味级别赛螃蟹和菜饭说起吧。

小时候个子小,饭量也小,妈妈为了让我长个子,可算是费尽了心思、变着花样做好吃的。

先说这个赛螃蟹吧。妈妈总说鸡蛋是好东西,吃一个鸡蛋就相当于吃了一只小鸡,营养好而且全面,于是水扑蛋荷包蛋炒鸡蛋水煮蛋煎蛋鸡蛋羹。。。。。。我一直吃着最美味的就是赛螃蟹。

赛螃蟹做起来其实很方便,正宗传说只用蛋白,但是家常就没那么讲究了,直接打三五个鸡蛋,拿个小碗按照吃螃蟹的调料准备,大部分是姜末,少些蒜末,加入醋、生抽、白糖、料酒、盐,然后起油锅,小火,倒入蛋液,打散,要凝结的时候,倒入配好的调料,翻炒几下就可以出锅啦。妈妈做的时候,还有个窍门,就是切碎一个咸鸭蛋,一起炒,味道会更鲜。刚出锅的赛螃蟹热气腾腾,金黄金黄的,放在嘴里糯香中还有咬劲,好似那饱满的蟹膏,回味无穷。掰开个馒头,夹上赛螃蟹,就是不错的简式“三明治”啦,当然,我还是喜欢就着白稀饭(泡饭),一口一口地回味。

菜饭菜饭,即是菜又是饭,做起来也是饭菜同入。上海菜饭,上海青是必需的,亮白的菜帮,宽而大的叶子,口感甜软,润了饭的鲜色,也清了口感。那红色的胡萝卜和褐色的香菇丁会让菜饭立即不单调起来,但让菜饭丰满起来的则是那粉嫩的火腿,当然,点缀上豌豆粒,条件好的时候放几个鲜虾仁。出锅的时候,随着饭勺的搅拌,色彩和味道融合浸润,热气腾腾的一锅饭真的是色香味俱全啦。

妈妈家是在老上海外白渡桥边,从小就在大家庭里生活,学到了姥姥姥爷的严格与精细。有人说看一个人家里干净不干净就是看厨房和卫生间。每次做完饭菜,妈妈几乎同时已经收拾完了洗菜盆、案板和刀具,当最后一道菜出锅,把锅勺洗净,擦净灶台,整个厨房又和原先一样整洁利落起来。

上学住校的时候,寝室里大家期待的就是我返校时带上妈妈做的饭菜,普通而美味。工作成家后,有一段时间不住在妈妈身边,每次相聚,都是妈妈又能大显身手身手的时候。伴着自己孩子的吃喝拉撒睡,回想妈妈陪伴的一点一滴,养儿才知父母恩!

妈妈动手术的那段时间,我开始学着做饭,她就在厅里坐着看着,经常说,听菜下油锅的声音,就知道是不是对了火候,听锅铲翻动的声音,就知道手是不是熟练。当然,最经典的是说,人活着要靠“气”支撑着,炒菜也是要有“气”的,就是那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才让饭菜带上了你的“气”。后来看《舌尖上的中国》,又深深领会了这句话,我想这也是中国菜最纯粹的属性吧,父母之心,自然之气!

好了啦,现在,帅哥,

我就等着美味从天而降啦!

【 阅读次数:2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