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K12答题产品的万千姿态

“君子坦荡荡,小人写作业。”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写作业。”

“少壮不努力,老大写作业。”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写作业。”

打油诗也许只是学生课余的课余玩笑,但确实实在在地描绘了作业在于学生心中所留下来的深深的痛。根据对全国20个省市,180个所不同类型的中小学生的调查发现:

有54.6%的小学生每天作业时间超过规定时间,其平均作业时间约为 1.6 小时。
有73.1%的初中生每天作 业时间超过规定时间,其平均作业时间约为 2.2 小时。

虽然这仅仅是小学生和初中生每日作业的平均时间,但是进入高中之后,升学压力会让写作业更为延长。因此,对于K12的学生来说,写作业是他们最为常见的学习场景,而解决作业不会写的问题,是学生最刚需的一个需求。

当然仅仅是刚需是不够的,更为重要的是用户数量在亿级别的K12市场。这与我们之前讨论的幼儿园管理平台类似,站在学生背后数以百万计的家庭才是这类产品所瞄准的重点。教育一直是都是三方市场,除了学生之外,还有学校和老师。从答题工具开始,可以快速积累大量的学生用户,之后便是可以预见的盈利模式的运营。

目前,基于移动端的答题产品非常火爆,2014年Q1~Q3季度仅在36氪平台上曝光的答题类创业公司就有6,7家,而相关的文章就有10多篇。而即使现在市场上的答题产品已经非常丰富了,但仍然有许多创业者前仆后继地加入这场K12领域答题市场争夺战中,试图在这个领域分一杯羹。

答题产品的早期形态和发展

答题产品的早期主要有两种形态:UGC的答题社区和基于题库的答题搜索。

其中,UGC的答题社区类产品指学生可以通过手机上传题目的图片求解答,由其他学生提供解答,主要有作业帮、作业神器、问他作业等。

而基于提供题库的答题搜索,学生通过手机拍照上传疑难问题,但之后就由图像识别技术来匹配题库,为学生提供答案。这一类主要的产品有学霸君、学习宝、阿凡题,以及刚刚杀入这个领域的小猿搜题。

两类产品各有优势,对于UGC的答题社区来说,它的优点就是免费,而且很容易建立起围绕学生的社区文化。确实,从现在看来,许多UGC的答题社区都已经开始转向了围绕学生更为广泛的社区类产品。除了可以在上面求作业答案之外,还可以讨论其他相关的内容,例如动漫明星,校园八卦等等——泛内容的社区成为他们黏住用户的一个重要手段。

但当大家都在试图围绕K12用户打造一个社区时,为学生所设计激励制度几乎在所有的UGC的答题社区产品都已经得到了推广,包括虚拟货币和礼品。同时,一些产品也在试图通过建立更加细致的圈子范畴,例如地区、学校、班级,我们字在越来越多的产品中能够找到这种围绕熟人圈子的社交产品。

而拍照答题类产品在初期相对于UGC的答题社区类产品有一些比较明显的优势:例如支持的题目广,基于丰富的题库资源;速度快,不需要等待人工输入答案;同时答案质量相对高一些,因为在对答案挑进行了选出来。

正因为他们高效地解决方式和强硬的需求匹配,那么一个产品便很容易取得用户数量上的高速增长。从他们各自宣称的用户数据上看,学霸君用户量在500万,学习宝的用户量在700万左右,超过绝大多数的UGC类的答题社区,一般的UGC答题社区的用户量100万上下。

但问题来了:为什么这样的产品并没有能够迅速地取代UGC类的答题社区呢?

多知网最近出了一篇《拍照搜题APP测评:准确率到底哪家强》,从反馈答案的准确度来说,其中做的最好小猿搜题刚刚超过60%,搜索时间的话也大概在7-8秒之间。而这个数据是在光线充足的拍照条件下得出的。而面对学生更为复杂多样的学习拍照环境,这个准确度肯定还会出现一定的下调。同时,在影响拍照搜题的准确率三个要素中,除了技术之外,对于题库的更新情况也是十分重要的——

拍照的搜题准确率=识别率*搜到率*题库覆盖率

如果题库仅仅是基于互联网上的已有资源,可能会无法覆盖线下一些新出的参考书。虽然这个问题可能一开始并不突出,但之后可能会成为这一类产品进一步发展的壁垒。对于这一点处理上,阿凡题和学习宝都选择了在原有的功能之外拓展扩展UGC的答题产品,而小猿搜题的方法则是依靠猿题库所积累的题库。

后来者又是如何做出差异的?

对于UGC的答题社区和基于题库的答题搜索这样的产品形态,后来者都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差异,但他们都在强调的已有产品形式所无法解决的几个问题:

1. 学生只获得答案,答案质量质量高低不齐;
2. 一些答题可能会被忽略,学生无法及时地获取答案。
3. 给答案并不能够帮助学生真正地提高分数
4. 学生和老师之间没有互动

总结来说就是,专业性和互动性不足。

而在针对专业性不足的问题,大部分新产品给出的反映就是引入教师资源——

这一部分教师资源比较分散:大学生家教群体、公立学校的老师和线下机构的培训老师。相比原来的“学渣提问,学霸答题”的模式,专业性得到了提高,但产品同时由免费向收费模式过渡,学生需要每次提问付一定的费用。这一类的产品主要有爱考拉、微学、师课宝、爱辅导等等,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方法也被大多数早起的答题产品所采用。

而针对互动性不足方面,各家的方式也并不相同,主要有两种:非即时性和实时性的在线辅导。非即时性的主要在老师回答问题的同时,除了答案之外,还切入语音、文字解析等其他信息。比如说微学选择了“二维气泡式打点问答”互动方式,与nice采用的图片标注方式类似,标注出答案中的要点,并通过文字和语音的方式对题目做更加进一步的解释。

而即时性的产品是是爱辅导,采用的是一对一在线答疑的形式——

当学生遇到某一个问题的难点的时候,通过拍照功能将题目上传。在线的老师语音解答问题,并同时利用不同颜色的笔,在电子白板上标明答题的思路和重点。

针对互动性的产品还是少数,第一是由于技术上的门槛,如何嵌入多媒体资源。第二则是目前网络环境还无法支持这样多维度信息传输。不过,这样的产品更容易导入一个新的领域,就是在线的一对一当面家教。而且辅导相对于答题来说,其实一个更加深入和长久的需要。

面对激烈的竞争,大家现在都在做什么?

当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挤入K12的答题市场时,大家的应对策略主要瞄准了两块:产品的更新和用户的获取。在产品上,原先积累了大量用户的答题产品,都在整合他们的产品形态。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答题产品已经囊括了多种功能。

UGC的答题社区类产品开始向用户推送更多的内容——

例如作业帮已经在产品独立出一个视频课程板块,让学生除了答题之外,还可以在线学习。不过这个问题在于更加精准化的内容推送,这类的推送成功的判断标准是是否根据学生具体情况来推送更加个性化的需求。

而对于技术有一定门槛的答题类产品来说,最为重要的是提高产品的体验感——

例如基于图片识别技术的答案搜索类产品,如果能通过技术快速地提高反应时间,排除不同的拍照环境的影响,那么可以迅速提高对于整个市场的占有率。但从目前来看这种技术的显著提高似乎并不是一件快速的事情,这一类的公司大多都扩展了UGC的答题业务,就比如说学习宝和阿凡题。

值得一提的是基于题库的答题类产品,他们并不是在答题领域内拓展他们的产品形态,而这让他们在产品逻辑上更为清晰:打通了扫题、练题、问答这三个是学生学习中必要环节。学生不会做题,先扫题,然后想要更为专业的答案,再通过高质量的UGC互动完成,而这些行为都会成为最终题库练题的数据依据。而且同时题库也保证了他们搜题质量,同时在多款产品中互相导流,这一类的公司包括猿题库、魔方格和优答。

下一步是巨头之间的战斗?

如果现在对于答题领域情况做一个类比的话,我们可以想到之前的“打车补贴大战”和现在的“专车服务大战”。如今这个领域已经不仅仅是创业公司之间的战争了,越来越多的巨头加入这场游戏。作业帮一直以来依托百度搜索和技术,迅速占领了这块市场,其他巨头也不甘示弱。

这个星期早些时候传统教育培训行业巨头新东方和腾讯联手也推出了一款名为优答的产品,虽然刚开始仅仅是垂直于英语领域,创始团队表示未来一定是全学科的一款产品。虽然阿里还暂时未有什么表示,但是正如打车市场一样,阿里投了快的,腾讯投了滴滴,而百度也按耐不住,准备和Uber进行战略合作了。那么我们可以期待阿里未来也可能推出一款答题类产品,切入K12领域这款大蛋糕。

[36氪原创文章,作者: 荔闽]

 

E品在线

关注教育,关注互联网。微信号:edu_touch
欢迎关注,感谢分享!

 

【 阅读次数:1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