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度美国大学生在线教育状况报告

学校正在响应学生面临的对于支持移动访问的服务需求。几乎所有的学生(92%~96%)都报告能够使用手持移动设备访问企业级系统。图3-1所示的是学生使用的支持移动访问的服务以及对这些服务的评价。相比年龄大的学生(25岁及以上),年龄小的学生(18岁~24岁)消费移动设备的速率更快,因此对这些服务也更为关键。这些数据显示,面向学生的学院和大学服务和应用还不是足够对移动设备友好。通过观察年龄小的学生来预测未来的学生的期望能够帮助高校的IT部门开发对移动设备友好的服务和活动并排出其优先级。随着移动设备拥有量的不断增长以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生活中的其他领域中更多地使用面向交易的移动设备活动(如银行服务和购物),学生对于移动访问的期望很可能会增长。

相比以前,更多学生能够体验到数字学习环境。他们中的大部分说在包含在线工作和面对面工作的混合环境中学习得最好。

去年,超过4/5(85%)的学生参加了至少一门采用混合形式上课的课程(同时包含在线元素和面对面元素),相比2013年的79%的有所提升。私立学校的学生比公立学校的学生更愿意体验混合式学习课程。此外,在同一时期接近一半(47%)的学生参加了一门完整的在线课程,与2013年的46%相似。

当被问到最喜欢在哪种类型的环境中学习时,72%的学生说喜欢学习包含一些在线元素的课程。只有18%的学生说在没有在线元素的课程中学到的最多,相比 2013年的25%有所下降。学生说的最佳在线元素的数量与其年龄相关,如图3-2所示。然而,年龄小的学生(18岁~24岁,74%)比年龄大的学生 (25岁及以上,66%)认为有一些在线课程对学习更有利。年龄大的学生(19%)比年龄小的学生(6%)更可能说在完全在线的课程中学习得更好。此外,在过去一年中,在职学生(16%)比全职学生(9%)更可能说在完全在线的课程中学习的最多,不在校园中居住的学生(12%)比在校园中居住的学生(3%)更可能说在完全在线的课程中学习的最多。在过去一年,年龄大的、在职的和不在学校居住的学生更愿意参加完全在线的课程。这些数据以及其他研究表明,年龄大的、非传统的学生更愿意参加在线课程和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MOOC)。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有人在这样的课程中学习得更好,那么参加在线课程 (也许是考虑其方便性)就是一个单独的问题。

技术趋向分数高(75分)的学生更喜欢完全在线的课程,技术趋向分数低(61分)的学生则更喜欢所有的课程都没有在线元素。实际上,技术趋向最高的学生中愿意参加完全在线的课程的比例(17%)是技术趋向最低的学生中愿意参加在线课程的比例(4%)的3倍以上。技术趋向低一些的学生希望课程中有少一些的在线元素。

虽然本科生认为学习管理系统对学习体验非常重要,但是他们却很少充分利用学习管理系统的能力。现在的本科生需要用户友好、高度个性化和充分参与的课程管理系统体验。

学习管理系统在高等教育中是非常重要的。几乎所有高等教育机构(99%)都至少有一套学习管理系统。19这些系统都是多层面的,可以用作数字学习环境、课程 管理系统、用于机构分析和其他目的的企业级系统。7/10(72%)的教师说课程管理系统对学生的学习来说是非常有用的工具,把学习管理系统作为数字学习环境具有将传统的课堂空间扩展到无边界的因特网的巨大潜力。

因为学习管理系统的功能对于高等教育非常重要,所以ECAR向学生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对学习管理系统的体验和期望的问题。虽然学习管理系统普遍存在而且58%的机构在学习管理系统中预置了基本的课程内容,但是只有1/2(56%)的学生在绝大部分或者所有的课程中使用了学习管理系统。技术趋向越强的学生利用学习管理系统的程度越高(r=0.132)。虽然学习管理系统不能在每一门课程中的每一项任务中应用,但是数据表明,作为随时随地可用的数字学习环境,学习管理系统还没有被充分利用。图3-3~图3-6所示的是学生对于学习管理系统的体验的4个典型方面。

绝大部分(61%)使用移动设备访问学习管理系统的学生对学校的这项支持活动的评价是正面的(评价为好或者非常好)。2/5的学生认为学习管理系统的体验仍然有改进的空间。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只有很少(8%)的学生对学习管理系统体验的评价为非常差,因此学习管理系统的改进也许并不需要很大的变革。

一半(51%)的学生说如果能够更好地使用学习管理系统就能够更加高效,如图3-5所示。这一发现对不同类型的学生和机构均有效。令人意外的是,在ECAR的技术趋向量表中得分最高的学生中认为或者强烈认为如果更善于使用学习管理系统就可以更高效的比例要高于得分最低的学生中认为或者强烈认为如果更善于使用学习管理系统就可以更高效的比例(前者是57%,后者是42%)。这也许是因为技术趋向更高的学生看到了以更投入的方式使用学习管理系统的潜力并且期望这样去做。不论如何解释,这些数据表明,始终保持连接状态的学生在进行社交连接或者为娱乐目的使用技术的方式与他们在教育活动中使用技术的方式之间存在不一致。

3/4(78%)的学生说使用移动设备访问学习管理系统至少是中档成都的重要;33%的受访学生认为这是极为重要的,如图3-6所示。这支持了从之前长期的ECAR学生研究中的发现,即学生对于随时随地访问课程材料以平衡课堂内外个人数字设备的使用有很高的期望。

ECAR还询问了学生对学习管理系统中不同的特性和操作功能的满意度。其中,学生对访问课程内容等基本功能的满意度最高,对高级功能的满意度最低,如图3-7所示。ECAR在2014年教师研究中发现了类似的结果,大约只有一半(51%)的教师认为对学习管理系统作为一种有意义的和学生互动的方式表示满意。

学生被问及如果能够从头设计学习管理系统,那么他们希望能够增加哪些特性:

1. 更好的互动和沟通特性

2. 更加友好的用户界面

3. 更多或者更好的教师参与

4. 方便地访问期刊或者其他资源

5. 更好的功能,如能够在触摸屏中使用学习管理系统的功能

正如最近发表的关于学习管理系统的报告中提到的,ECAR同样询问了学生对其所在机构的学习管理系统中提供的各种方面的个性化中的哪些感兴趣。大部分(约3/5)学生对建议的每项个性化特征都表示感兴趣,如图3-8所示。绝大部分学生(69%)对学习管理系统提供有关在达成学位目标的进度中的个性化的支持和信息非常或者极度感兴趣。

大部分学生支持机构使用其数据来为他们提供关于课程和项目的学术进度的建议。现在的学习管理系统中已经包含了许多学生需要的分析功能。

学生被提供下列关于学习分析技术在高等教育中的背景信息并被要求发表自己的观点:

许多学校开始使用从学生中收集或者关于学生的数据来生成关于学术进度、培训和指导机会的个性化信息。这些数据来源于事务记录(如登录、退出学校的网站、应用和服务),跟踪学生(智能)卡的活动,或者导师、咨询师或者教师直接输入的信息。哪个说法是对于你关于这项事件的最佳描述呢?

绝大部分学生对于分析是支持的,2/3(68%)的学生认为上述关于学习分析的解释“听起来是积极的”或者那是“不错的”,如图3-9所示。不到1/10(9%)的学生对此表达了负面的观点,大约1/4(23%)的学生对于这个话题持中立的态度。在ECAR技术趋向量表中得分高的学生倾向于支持分析。学生的技术倾趋向越高,他们对于学习分析的支持度就越高。

3%我完全反对这件事情

6%这听起来不怎么样

23% 我保持中立的态度

43%这个听起来不错

24% 我认为这非常棒

ECAR还询问了关于特定的学习分析特性的意见,如“通过学习管理系统或者集成的计划和建议系统(IPAS)提供……”2013年,76%的学生说他们至少对学校提供的有关所开设课程的指导中等感兴趣,如“你可能会喜欢”或者“我推荐”这类的建议。今年,89%的学生说他们至少对于有关未来要上的课程的指导中等感兴趣。2013年,将近9/10(89%)的学生至少对机构使用其信息来提醒他们关注新的或者不同的学术资源中等感兴趣。今年学生研究的结果与去年相似,如图3-10所示。绝大部分学生对学习分析至少中等感兴趣,其中上课课程的自动跟踪是一个例外。只有2/3(65%)的学生说对此感兴趣。技术趋向与图3-10中所示的各项元素都是正相关的(r = 0.148~0.232)。换句话说,学生的技术趋向越强,他们对于这些分析特征就越感兴趣。虽然所有学生的效应值都很小,但是技术趋向分数高的学生和技术趋向低的学生对于每一个项目的差值至少有19%。

根据EDUCAUSE核心数据服务,美国学校中49%有早期警示系统,72%有学术建议系统,78%有教育计划/学术进度跟踪系统。学术领导者制定关于部署、改进和替换这些系统的决策,他们能够指出学生在探索学术分析时的强烈兴趣所在。ECAR教师和信息技术研究显示,8/10的教师至少对面向学生的早期警示和干预通知系统中等程度的感兴趣。

因为高等教育仍然试图去理解学习分析技术在提高学术表现中的角色,ECAR询问学生关于需要哪些警示或者对学校考虑警示有哪些建议的开放式问题。在对美国国内加权取样的400随机选取的受访者的调查中,加权排名前4位的回答如下:

1. 发布成绩、参与课程、上课和比较课程表现(25%)。学生发自内心地关心自己在课程中相比于其他同学的表现。

“对你的表现与本班或者本专业其他同学相比的情况给予反馈。”——匿名学生的评论

2. 日历和日程信息。在作业、测验和其他评估项目到期前进行事件分隔和提醒(22%)。学生希望补充技术以便及时完成提交作业等的任务和目标。

“毫无疑问事件管理是一项,提供个性化的有关阅读和作业截止时间,以便你一直清楚首先需要关注的事情”——匿名学生的评论

3. 增强课程和课本材料的补充信息、实践测验和其他内容相关的研讨会(17%)。学生对有在线资源补充(非取代)课程内容感兴趣。

“增强学习体验的方式,基于已经学习到的内容,校园外的学习机会的方向(如学术研讨会、会议和MOOC)”——匿名学生的评论

4. 早期警示,课程和项目指导,以及其他与学生一对一的沟通形式提供的个性化的扩展服务(14%)。

“在需要改进的地方获得警示是非常好的,或许得到一些类型的关于实践测试的电子邮件链接或者关于如何改进教学媒体。”——匿名学生评论

学习管理系统的基础特性能够很容易地满足这个列表中的前3项:当前状态(分数、新发布的作业)通知、即将发生的事件的提醒(提醒将要到来的作业和测试的日历)和改进的方式(警示以便让学生了解实践测试和研讨会等补充信息)。第4项包括为能够在IPAS系统和服务中开始使用的更完整的教育计划方法。

很少本科参加过MOOC。学生仍然认为传统的大学学位是个人简历中的黄金标准。很少的学生会把数字徽章、电子学习档案或者能力证书放在简历中。

只有6%的受访学生在过去一年中参加了MOOC,这个比例是前一年的两倍。其中,有一半的学生完成了一门MOOC(2013年的完成率大约是33%,如图3-11所示。男生(8%)比女生(4%)更可能参加MOOC。亚裔学生比其他种族的学生更可能参加MOOC。去年的情况也大致如此。2014年,有3/4(76%)的学生不知道MOOC是什么。由于本科生并不是大部分MOOC提供者的目标用户,因此MOOC在本科生中没有得到很多关注不足为奇。相比2013年,虽然没有更多的本科生关注MOOC,但是更多的本科生参加并完成了MOOC。尽管去年有将近一半的学生参加了在线课程(47%),然而只有很少的本科生参加了MOOC(6%)或者获取了基于能力的数字徽章(7%)。参加了MOOC并获得了数字徽章的学生的技术趋向的平均分要高于其他学生。

徽章是一种以为个人提供将进行中的社区参与、职业发展和成就数字化的的方式出现的,它们以高度可视化的方式对不断增加的学习给予了认可。徽章帮助创造一种学习路径并对职业档案有益。开放式徽章生态系统以一种为职业人事提供将进行中的发展和成就文档化的方式迅速出现。

尽管开放式徽章生态系统已经越来越明显地成为一种趋势,然而去年只有7%的受访学生获得过数字徽章或者其他类型的关于某些话题、活动和主观领域的能力的数字证明。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学生研究中,27%的学生不清楚自己是否获得过数字徽章,这表明数字徽章还没有成为表明学生的成功或者进展的显著标识。男生(9%)比女生(5%)更有可能获得数字徽章。完成了MOOC的人比没有完成MOOC的人更倾向于获得数字证书(前者的比例是37%,后者的比例是6%)。绝大部分学生(90%)会在简历中包含本科学位,大部分(53%)学生会在简历中包含受认可的学院或者大学的证书。然而,只有一小部分学生会把以工业界为基础的培训项目证书(35%)、从可自由获取的课程内容获得的证书(26%)、数字徽章(21%)和电子学习档案(18%)放在简历中。

结论

虽然技术在学生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但是如何让技术以有意义的方式吸引学生并促进其学习仍然处于发展的过程中。与此不一致的是,尽管9/10的学生认为自己是具有良好的技术趋向,然而他们的技术体验和期望却表明他们缺乏在学术方面充分利用技术潜力的动机、机会或者能力。例如,虽然我们看到了技术在学生中的广泛使用,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有很多学生认为如果有更好的技能来使用各种技术,那就能够更加有效。这些技术包括学习管理系统这样的机构专有技术以及在课堂上使用笔记本电脑或者平板电脑这样的个人技术。这些发现对学生天然地知道如何使用技术这一观念形成了挑战,并促使我们在将21世纪的技术应用于21世纪的学习的过程中发现以学习为中心的机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需要富有经验和深思熟虑的IT领导力来帮助机构最优化IT对于学术的影响。技术在高等教育中的未来更少与技术相关,而更多的与技术的战略性使用的领导力相关。强有力的IT领导力能够帮助弥合学生的期望和他们的课堂体验(以及教室的技术使用体验)之间的差距。

我们生活在一个技术创新如此丰富的时代,以至于要跟上学生(和教师)作为技术消费者的所有观点是几乎不可能的。预测未来的技术创新和它们如何替代当前的技术、与当前的技术整合或者补充当前的技术同样是几乎不可能的。成功的技术领导者将会是那些对鲁棒且敏捷的IT基础设施进行了投资,从而能够适应日新月异的技术给无处不在的教学和学习的带来日益丰富的可能性的人。我们还需要在学生和教师中推广创新和试验的文化。学生和教师都具有足够的技术趋向来认识到为了利用可获得的技术需要做的绝大部分事情。支持、鼓励和(研究驱动的)指导在弥合技术可能给教育带来的希望以及技术已经在现实中以有意义的方式促进学生学习的现实这两个方面差距上将会有很长的路要走。

推荐

虽然从总体上来说学生技术趋向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充分利用技术来支持或者增强学术努力。

不要假设所有学生都是技术趋向的。要根据技术在学校的服务和应用的情况评估将要入学的学生的技术能力,并用这些服务和应用中的补充性的或者更加个性化的帮助特性来指导那些技术趋向弱的学生。

在有效的学习战略方面使用研究来帮助学生以增强参与、促进学习和帮助学生与其他人保持联系的方式与技术相连接的项目。

支持和鼓励教师使用技术作为增强教学和学习的工具,并为在达到这个目的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潜在的精力分散提供指导。学生在学术中广泛地使用技术但却不够深入的。

已经部署了在学院或者大学中测量学生使用技术的程度这项工作。

利用学校的特点校准技术使用的度量方法;实施与学校特征一致的策略、系统或者培训计划来促进技术在关键领域中的使用。

使用初始使用度量作为评估符合进展与机构特征的符合程度的基础。

指导学生和教师提供如何在课堂上有效的使用技术。学生从不同的来源寻求技术支持。

对向学院或者大学寻求技术支持的学生提供清晰和可访问的服务级选项。

倡导向与BYOD文化相伴随的DIY支持模式(如使用Google、YouTube,询问朋友和家人)的转变,同时准备好为学生提供如何发现和使用这一支持模式的咨询。

学生处于多样化和消费者导向的技术市场中,学校必须为BYOD提供基础设施。

着手开发敏捷的、设备未知的学校移动战略,这一战略能够在更多类型的产品投入市场的情况下被证明是健壮且适应性强的。创造可扩展的技术设施以支持移动设备的增长。

当新的产品或者服务进入市场以后,向校园的IT思想领袖或者富有创新精神的教师、职员寻求将新技术应用于学校管理和教育的创意与机会。

虽然在过去几年,用于学术的个人数字设备不断增加与这些设备在本科生中的拥有量的增长趋势是一致的;但是对于这些设备的重要性的态度并没有太多变化。

设计课程活动和作业以便学生的个人移动设备能够用于增强课程参与度。

观察那些以更高的速率消费基于移动服务的学生是一种预测未来的学生的期望的方式。开发BYOD和移动友好的服务与活动并提高其优先级。

评估学院和大学中面向学生的服务和应用的移动友好性。绝大部分学生认为在同时包含线上与面对面的工作混合的学习环境中的学习效果最佳。

评估部分的学生对于混合模式学习环境的需求,并使用当前的技术来满足这些需求。

开发程序、服务和支持来满足学生对于混合学习机会的需求。从评估当前的服务和支持实践是否能够适用于混合学习模式开始。

虽然本科生认为学习管理系统对学习体验是至关重要的,但是他们却很少充分利用学习管理系统;未来的数字学习环境需要弥合这一差距。

提高学习管理系统的用户认知度

提供与学习管理系统集成的培训和支持。在采购新的学习管理系统或者对现有的学习管理系统提供升级建议时,优先考虑系统界面的用户友好性。

学生对学校使用他们的数据来提供关于课程和项目的建议与学术进展持开发的态度,现在已经有很多学习管理系统包含了这些个性化特征。

考虑利用为学生提供即时、整合的课程评估反馈的特性。

配置允许学生分享或者查看与其他学生的表现相比较的评估度量的信息的特性。

寻找允许学生定制化对课程进度的视角的方式。鼓励学生使用学习管理系统中的日历、日程表和提醒等任务管理的特性。

使用学习管理系统来管理课程视频、测验/测试、课本的补充信息以及其他内容相关的信息。

部署能够为学生提供早起警示、课程和项目指导以及个性化扩展的与学生进行一对一交流的学习管理系统的特性或者集成的计划和建议系统。

虽然本科生仍然将传统的大学学位视为简历中的黄金标准,但是也在尝试数字徽章和基于能力的证书。MOOC对本科生来说仍然是新鲜事物。

试验开放徽章生态系统(如数字徽章)以帮助教师和学生熟悉过程和潜在价值。

考虑MOOC是否与学校整体的数字学习战略相适合。如果是的话,教给学生有关MOOC的信息以及MOOC作为可能的补充性学习活动的潜力。

 

E品在线

关注教育,关注互联网。微信号:edu_touch

欢迎关注,感谢分享!

 

 

【 阅读次数: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