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问“LBS+在线教育”模式

LBS+在线教育,究竟是真命题还是伪命题?

LBS目前并会在未来继续深刻地影响着移动互联网领域,“LBS+餐饮”、“LBS+团购”、“LES+打车”等互联网服务行业,依然有无穷的想象空间。

毋庸置疑,这是真命题。

在线教育能够打破时空限制,提高信息效能,实现信息对等,最大限度地达到教育公平化。

毋庸置疑,这也是真命题。

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服务本身很难形成独立的商业模式,可它的出现,是划分PC互联与移动互联的分水岭,它是移动互联的标准属性之一。

然而,“LBS+在线教育”,究竟是真命题,还是伪命题呢?

“LBS+在线教育”究竟在模仿谁?

在线教育中增加LBS服务,无疑是借鉴了O2O类型互联网公司中的成功案例。基于LBS订餐的O2O餐饮No.1“饿了么”,基于LBS打车的移动APP“滴滴打车”。再比如,国内最早引入LBS功能的的互联网公司——美团网。

那么,这些品牌的成功有什么特性呢?它们都是集中在餐饮、打车、娱乐、休闲等本地生活服务行业领域。以美团网为例,它主要提供包括:美食、酒店、电影、休闲娱乐、周边游等本地生活服务。如果深入研究就可发现,这些项目几乎都是快速消费品,如果陆续发生购买行为,也是购买标准产品、标准服务及服务便利性。

在线教育能够提供标准化产品吗?

显然不能。

题库类产品可以提供标准试题,同时提供标准答案。就像我们的双脚不能同时踏入同一条河流一样,在推导标准答案的过程中,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老师——长相不同、性格不同、素养不同、方法不同、语气不同、态度不同、肢体语言不同、洞察学生心理的深度不同,这些不同点是永远无法标准化的差异性。

教育产业是标准的“长尾产业”,小批量用户群多,用户购买需求复杂,产品形式是内容和课程,注重个人体验,细分市场极多,很难进行产品的标准化设计,商家需要提供多元化的产品服务,才能满足用户千差万别的需求。教育产品是个性化、重体验、情感式的产品,如同“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而不是像餐饮、电影、打车、休闲等快消服务行业,你必须接受一个标准版的“哈姆雷特”。

这种不同决定了在线教育与“滴滴打车”、“美团网”和“饿了么”,拥有不同的先天基因。强行地为基因不同的在线教育植入LBS功能,就不能让其产生预期的市场效果。

这叫“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勉强不得。

是在线教育+LBS功能在技术上实现不了吗?

显然不是。

技术的壁垒完全可以突破。

LBS包括轻量地图、智能硬件和云端数据管理(云计算+大数据),单从技术层面来讲,“LBS+在线教育”完全可以实现,可从实际应用层面上看,“LBS+在线教育”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当PC互联网时代来临时,声称开通电子商务的人如同过江之鲫,好像开了网站,做了网络宣传,把线下产品放到网上,并且实现了在线支付就是电商品牌。其实互联网和互联网品牌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国美、苏宁有互联网业务,可真正的网上家电第一品牌是京东。同样,现在虽然有很多人投身到了移动互联网行业,但是对移动互联网的理解存在很多误区,超过80%的误区是想当然地认为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就是把互联网搬到手机上,就是玩LBS,玩分享式服务。

其实,在移动互联网时代,LBS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所有的移动互联网都能做LBS,但商家应该认真考虑产品属性的问题,如果可以通过LBS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情,或者通过LBS提升了用户体验,那就说明LBS有了附着点,如果做不到这两点,“在线教育+LBS”就是概念炒作的产物。

在线教育+LBS真能解决“空间不对称”问题吗?

很难。

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和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外来人口向外拓展聚集的特点更突出。三环至六环间,聚集了637.6万人的常住外来人口,占全市77.9%;四环至六环间聚集了532.1万人的常住外来人口,占全市65%;五环外有422.5万人的常住外来人口,占全市51.6%。

笔者作为传统教育和在线教育的实践者、亲历者和观察者,作为培训讲师团体中的一员所了解的实际情况是,大多数的培训师都居住在五环、六环以外,甚至是郊区县,比如昌平、石景山等,而北京市的学生大多在四环以内。如果老师在家(比如住在六环外),哪怕知道了三环内的一个学生有培训需求,也很难及时赶过去。

尽管老师在网上注册时,会填上常驻区域,可所谓的常驻区域往往是与其合作的线下培训机构所在位置,老师在这里活动时,往往都有了固定的课程安排。即便也有一定的闲暇时间,可是教育产品服务,至少持续1.5~2小时,这还不算路上往返的时间,即便他抢先得到了推送信息并回馈,也很难在线下机构的固定课程安排中,找到空闲的服务时间。

这种空间不对称的事实,让LBS与在线教育的融合困难重重。像很多提供在线找家教的O2O教育机构,以学生和家长为使用主体,应用LBS技术,实现地图式搜索老师,可硬伤在于老师很难及时响应,这与其他行业的LBS的应用效果不可同日而语。

在线教育+LBS真能实现像快消品一样的消费节奏吗?

很难。

在线教育涉及三大问题,包括信任问题、场地问题和试错问题,家长比较关心的三大问题,包括质量问题、安全问题和费用问题,尤其不希望有试错问题的存在,没有哪个家长想耽误孩子的未来,频繁更换授课老师。不像是我今天吃了鱼香肉丝,明天想换成辣子鸡丁,对待饮食,可以随时变换口味。假如你计划吃成都小吃,可抢单成功的是真功夫,吃一顿饭而已,你可能会因此改变主意,不会非成都小吃不可。

然而在教育培训中,很少有家长会为了尝新,每天为孩子请一个新老师,也很少有家长会在孩子教育上,随便将就。家长和学生没有时间和精力与不同的老师进行磨合,一旦认可、适应了某位老师,家长和孩子都希望能让培训持续下去,这种用户黏性,是其他产品不具备的。

而且,通过LBS找老师,未必找到完全匹配自己需求的,只因培训业务的达成,需要许多细节上的考量。但是培训产品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它与快速消费品有本质的不同,同样的LBS,就有了市场效果上的大不同。

在线教育+LBS真能让老师们变成“纯粹商家”吗?

很难。

教育产品是非常特殊的产品,这种产品是通过某种渠道(网络通道或同一时空),把教师的智慧传递给学生,是智慧产业,也是内容经济。

虽然这里也有服务的成分,虽然培训老师也是文化个体户,可老师毕竟是有师道尊严的群体,也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骨,教授的过程也有情感的传递,硬要让他们像纯粹商贩一样,在“LBS+在线教育”的教师推送和抢单模式中,汲汲于名利,恐怕也有人格上的挫折感。不能用互联网思维,掩盖了教育规律,不能把智慧、尊严、知识流当成快餐或其他娱乐性、休闲性产品一样配送。

类似某家教O2O的APP产品,直接做基于LBS的“地图+抢单”业务,以大学生家教、年轻老师为使用主体,用抢单方式辅导学生,不能说没有市场效果,可具体的业务发展趋势和产品用户反馈依然需要时间来验证。

在线教育究竟要把战略重点和战术攻坚放在哪里?

近几年来,在线教育、内容产业等成为投资界新宠,各种教育和文化品牌,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来势凶猛,让人目不暇接,甚至让BAT等互联网行业大佬都垂涎三尺,可见在线教育这块蛋糕的诱惑力之强。而某些在线教育机构为了吸人眼球,使出浑身解数,全力以赴推出各种各样的新概念,换上不同颜色的“马甲”,眩人耳目,包括“LBS+在线教育”的推出。

在线教育的重点,不是“在线”,而是“教育”,“在线”是形式,“教育”是内容,“在线”是手段,“教育”是目的,在线教育,确实要遵循市场规律,遵循互联网规律,可更要遵循教育规律。“互联网规律+教育规律”才是在线教育的规律,“互联网基因+教育基因”才是在线教育的基因,要做到“互联网领域懂教育,教育领域懂互联网”的辩证统一,才是真正的在线教育,否则,一切浮夸和漂亮的技术都是浮云。

不论是教育,还是互联网教育,如果不符合教育规律,势必有误人子弟之嫌。教育的规律究竟是什么呢?一是启迪智慧,二是体验生活。启迪智慧的结果是让人破除迷信,坚定信仰,并最终达到通灵之境,实现精神自由,增强逻辑分析能力,开发大脑潜能,实现知识结构再造。而体验生活的目的是为了树立孩子们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实践观。

实施这种战略目标,才是在线教育的思想精华所在。

说在最后的话?

一年之计,在于树谷;十年之计,在于树木;百年之计,在于树人。

管仲先生告诉后人:在线教育也是教育,别一味搞概念,教育不能拔苗助长,要持之以恒,偏离了教育规律,神马都是浮云。

谁也不是算命先生,不能妄下断语,不过以现时情况论:“LBS+在线教育”是个伪命题吗?时间会证明一切,B、C的资本市场将有真实反映。

本文作者小崔说道,原载于百度百家,茄葩有删改。

 

E品在线

关注教育,关注互联网。微信号:edu_touch

欢迎关注,感谢分享!

\

 

【 阅读次数:2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