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K12 在线教育这半年:聊聊直播,教育信息化和自适应学习

距离2016年结束还有85天,对于企业来说,过完十一长假,可能一年中最有杀气的时刻要来了。不论是营收过N亿还是实现盈利,最后三个月都是冲营收的关键阶段,希望大家都能实现自己的小目标。在此之前,先跟芥末堆来回顾一下过去9个月在线教育领域的变化,今天我们聊聊K12。

变现:直播成为“救命稻草”

流量、内容、工具等如何变现无疑是今年在线教育领域的焦点,在K12领域也是如此。

不论是2014年风口上的题库们,还是2015年大热的O2O,亦或是免费进校的产品,在变现的道路上,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直播:

  • 工具转直播:猿辅导(前身为猿题库公司)在2015年率先推出了直播平台,并在2016年将公司更名为猿辅导;学霸君、作业帮、菁优网也在2016年相继推出直播课。
  • O2O业务转直播:包括疯狂老师、老师好等在内的O2O教育公司转型做直播课,疯狂老师的创始人张浩宣称,“O2O这一仗已经打完了,要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直播上” 。2016年6月,疯狂老师推出直播产品叮当课堂,主推网红名师。
  • 公立校业务基础上新增B2C直播:近期,原本以公立校业务为主的盒子鱼和一起作业先后推出了少儿英语直播业务。

而在此之前,自2015年起,已经兴起了一波直接做K12在线一对一业务的创业公司,三好网、掌门1对1、一米辅导等纷纷在资本市场获得认可。除此之外,做K12直播的还包括:

  • 老牌教育公司: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从录播为主转为主打直播,在今年暑假前夕力推“1元直播课”,与直播起家的“海边”同步发展直播课业务。
  • 腾讯在今年先后投资了猿辅导和疯狂老师,并在今年6月推出K12直播产品企鹅辅导,听闻近期直播业务正在招兵买马,也有创业者表示恐慌:这是要进入巨头收割期了?

观察这一轮K12教育直播的兴起,有一些值得关注的点:

  • 课程设计多元化。除了强调个性化的一对一在线辅导,直播产品在课程设计和课堂组织形式上有更多尝试,不再拘泥于常规的同步课程,专题课反而逐渐成为主流,猿辅导、不二课堂、企鹅辅导等都把针对各个科目细分知识点的专题课作为特色。有从业者向芥末堆表示,“做直播课,最大的成就在于做出了多元化、差异化的课程产品,而这在传统的大机构是没办法实现的。” 在规模化的基础上,才能以更低成本作出差异化的课程产品。
  • “网红老师”现象。伴随网红老师的走红,捧网红名师成为各平台吸引流量的策略之一。不过,无论是不是网红,作为老师,最终依然是由教学效果来评判,提分才是王道。也曾有学生向我吐槽,报名时慕名而来,最后有些失望,并不如想象中好。
  • 向线下机构输出技术和内容。新近拿到数亿元融资的掌门1对1表示,正在寻求与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的合作,将在线1对1课程输出到线下机构,希望通过B端服务向三四线城市扩张。
  • 教学直播工具的进化。随着直播大潮的兴起,在课程、师资和模式之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教学直播工具的进化,从最初的QQ、YY授课,之后转到传课网、腾讯课堂等平台,到现在自主开发直播工具,比如三好网同步推出了自主研发的硬件设备好学宝,专注做在线教育底层应用的翼鸥教育推出了在线教室Classin。

目前直播在在线教育领域被验证为最有效的收费方式,未来会怎么发展?不论是自带流量加入直播大潮,还是被迫转型的玩家,最关键还是教学效果和服务,如何有效提分,仍然是学生和家长最关注的点。

公立校教育信息化:巨头之争

与校外培训市场不同,公立校内最火的话题则是教改和教育信息化,从教育决策、教育管理到教学以及课程,都必须实现数字化,从教育局长到校长、老师和学生,每个角色都需要提高信息化素养,教育部的一个个红头文件让巨头们对这块市场虎视眈眈。

今年9月初,科大讯飞宣布,“将投入十亿,携手广大代理商在全国打造‘1520’工程,推动智慧课堂产品进入全国1000所区域名校、500个重点区域、20所全国百强名校”。全通教育也发出了相同的讯号,发布“优盟计划”,面向全国招募代理商,希望迅速扩大公立校业务的规模。

✪全通教育:进阶的全课云2.0

2016年8月份,全通教育发布全课云2.0,继续主打校园CIO的概念。相比一年前,全课云2.0产品将全通旗下的各个产品模块从底层打通,整合为SAAS系统,真正地有了“云服务”的概念。同时,结合近两年教改在全国各地的推进,全课云也推出了选课、排课、调课等功能,满足学校推行走班选课的需求。

2016年上半年,全课云产品的收入为1.46亿元,占总营收的36%。截至8月底,全课云有11323所签约学校,小学、中学、幼儿园的占比分别为55%、26%和19%。

✪科大讯飞:迅速扩张

科大讯飞在K12领域的主要业务有两块:一个是以智学网为代表的智慧课堂,另一个则是中高考英语听说考试。科大讯飞2016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全国有10余省市在中高考英语听说考试中使用科大讯飞的口语评测技术,累计考生数突破1200 万;“智学网”在全国 30 个省份近 7000 所学校使用,服务师生近千万。2016年5月,科大讯飞以4.96亿元收购乐知行,进一步覆盖北京地区的公立学校。

在营收方面,科大讯飞的教育业务总营收为4.15亿元,其中,教育产品和服务的营业收入为3.58亿元,教学业务的营业收入为5697.73万元。

拓维、立思辰、网龙等也在资本、产品上各有新的进展。

巨头做整体的解决方案,小公司则从单点切入,目前来看可以分为以下四个领域:

  • 为教师课堂教学提供支持的工具和内容,比如提供英语教学课程的盒子鱼、理科虚实验工具Nobook以及做数学内容的洋葱数学等产品。
  • 为学校和老师提供考试、测评服务,涉及到日常作业、考试阅卷等环节,包括一起作业、作业盒子、快乐学、极课大数据、云校等产品。
  • 作为课程提供商,补足学校缺乏的课程。在全国各地逐步推行走班选课之后,如何为学生提供多元化、丰富的课程是学校面临的难题之一,而这也是企业的机会所在,目前已经有不少公司有成功的尝试,比如稳步推进的STEAM课程进校,以及素质教育类课程,比如最库时代的大语文课程、少年商学院的财商类课程等输出到公立学校。同时这些机构在校外都有常规的B2C培训业务。
  • 公立校师资培训,除了体制内的教研体系,目前主要是传统的教师培训机构以承担国家项目的方式来做,比如教师研修网、继教网、教师教育网等,以网络课程的形式开展。对于教改和教育信息化,老师同样需要不断更新知识体系,教育部也要求逐步将信息化教学和应用能力纳入教师考评和师资培训的体系中来,而全国有1100多万中小学老师,为教师的职业发展和成长提供支持,这个领域目前仍然是一片蓝海。

在教育信息化领域,以教、学、练、测、评的链条来看,大多数产品集中在练、测、评三个环节,对课堂教学环节的支持不够。此外,就商业模式而言,免费也并不是畅通无阻,学校直接为优质产品付费早已被验证为可行的模式,而在政府自上而下推行教改、课改和信息化政策的大背景下,以及政府鼓励学校购买企业优质服务的政策之下,做好产品和服务才是王道。

自适应学习:K12的“救世主”?

2014年初,芥末堆的小伙伴们发掘到Knewton这个产品,并且写了一系列的科普文章,在当时题库大发展的热潮下,这个话题的关注度并不高,如今已不可同日而语。

不论是校内还是校外市场,纵然有万千不同,教学和学习这件事仍然是共通的,因此,自适应学习在两个割裂的市场都是当之无愧的热门概念。在以应试为主的K12的领域,尤其被创业者们所推崇。前两年,谈到自适应学习,Knewton是被追捧的对象,而现在,国内的从业者们也在探索本土化的自适应学习产品,包括猿题库、图索教育、乂学教育、淘题吧等。

所谓的自适应学习究竟是什么?培生集团近期推出的《解码自适应学习》报告中给出的定义是:“自适应学习是一种教育科技手段,它通过自主提供适合每位学生的独立帮助,在现实中与学生产生实时互动。” (Adaptive learning is an education technology that can respond to a student’s interactions in real-time by automatically providing the student with individual support)。其中,测评、学习路径和内容是实现自适应学习的三大要素。

对应到国内的产品,对自适应颇有研究的李子将目前的自适应产品分为三类:

  • 一类是语言学习的产品和工具(以英语为主)具有一定的自适应学习系统的实践,相关的学习材料、标准化测评和题库数据都足够多。
  • 第二类是以题库为基础的公司,比如作业工具、过程性评价工具,部分组卷功工具等等。他们能够收集一部分学习数据,并基于此做一部分自适应学习系统的探索。或是切入公立学校做考试数据采集和分析,优先进行大规模的数据收集和学生的认知工作。之后再深入到自适应学习系统中来。
  • 第三类,有一些创新者会选择一个自己认定的切入点,进行业务和系统创新,广泛意义上也是自适应学习系统的探索。如针对学习诊断性的需求,搭建更好的诊断性相适应的知识结构和题库,如针对学弱学中的学生的需求,来搭建自适应训练系统(还会结合游戏化的思路来激励),等等。

而我的疑问是:如果以提分为目标,自适应学习系统在中小学生实际的学习过程中是否有效?在其他领域比如素质教育领域,是否有创业者在做这样的尝试?

本文作者:阿槑 

 

【 阅读次数:1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