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对教育的挑战

印度教育科学家苏伽特·米特拉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1999年,他去了印度的很多偏僻乡村,那里的人既不懂英语也没见过电脑。苏伽特在孩子们经常聚集的街头的墙上装上连接互联网的电脑屏幕,配上鼠标,然后离开那里。几个月后,试验表明,孩子们无师自通,学会了使用电脑。在以后的十多年里,苏伽特在印度、南非、柬埔寨、英国、意大利等地还进行了类似的以生物、数学、语言等为内容的教育实验。结果证明,在不需要老师或科学家输入逻辑和程序的情况下,学习者可以独立自主地完成学习,这就是“自组织学习”。由此,苏伽特认为:教育是一种自组织行为。 【 阅读次数:41 】

在线教育的模式底线与最大价值

目前无论是大洋彼岸的美国还是在中国,在线教育都热的发烫,各种各样的在线教育探索模式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我认为,在线教育的发展将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试错阶段,第二阶段是认同阶段,第三阶段是发展阶段。 【 阅读次数:43 】

m-Learning不同于e-Learning

一般意义的传统e-Learning方式是这样的:最长时段为30-45分钟;线性发展,用我们可以想到的支链模式进行延展;文件可以被打印或者下载;最理想的状态是,屏幕上大量的表述通过强大的图像或图表来完成,而只有很小的一段文本;学习管理系统(LMS)跟踪完成课程并测验分数。 【 阅读次数:37 】

网络化学习概念的批判与重构

互联网的诞生,开创了网络的新纪元,也开启了网络化学习的新天地。伴随着教育技术的文化变迁,网络化学习历经了从电子化学习(e-Learning/Education)、网络电子化学习(Networked e-Learning/Education)到网络化学习(Networked Learning)的流变。已有的网络化学习概念始终无法逃离认识论话语体系和摆脱科学与人文的二元论魔咒,亟待更新与发展。与此同时,借助“网络系统”这一技术媒介,潜藏在社会深处的“网络”关系实质开始显露,实体观念世界逐渐瓦解而重构为无数节点编织而成的网络关系本体世界。于是,引领文化前进的教育世界也开始震荡,阶层式的组织管理结构、线性的教学关系、权威式的教育话语系统……都在崩裂、溃散,而蕴涵着有无相生之道的新型“网络化学习”就在这种秩序与混沌的边缘中开始成形、生长。它承载着促进网络社会发展的文化需要,肩负着知识社会追求与实现民主化的时代使命,内涵在不断拓展。网络化学习自身的发展内在地要求我们去重构其概念,从而深化其发展。 【 阅读次数:66 】

MOOC是如何变革MIT的数字教育的?

虎嗅注:7 月 23 日,麻省理工学院-技术革命与数字教育论坛在清华科技园国际会议中心举办。本次会议由麻省理工斯隆管理评论、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财经》杂志、创新城邦联合主办。在论坛上,麻省理工学院数字教育主任桑杰·萨尔玛(Sanjay E. Sarma)发表了主题演讲。 【 阅读次数:67 】

国内VC青睐教育技术投资

中国的风险投资正不断进入国内教育行业,近几年,教育技术不断发展,投资不断增加,国内主流社交网站之一的创始人都开始建立了一个K-12在线学习平台。TechNode列举了2012年底到2013年7月,中国发生的教育技术类交易项目,大部分都是关注语言学习和学前教育。 【 阅读次数:10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