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国内互联网教育投融资情况

根据互联网公开信息整理,基于互联网+教育或教育科技业务的投融资案例;美元折合到人民币计算,金额单位除特别指出,均为亿元人民币。部分案例公示中使用了概略数字,本文做了估算处理。

在2021年,国内教育进入强监管时代。中国教育报和中国教育电视台联合评出的“2021年全国十大教育新闻”中,第一条是关于职业教育。

4月12日至13日,全国职业教育大会在京召开。会议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对职业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培养更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国工匠。10月12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提出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技能型社会,弘扬工匠精神,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有力人才和技能支撑。

第五条是关于“双减”。

5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7月24日,中办、国办印发《意见》,标志着“双减”工作全面启动。教育部等19个部门组成“双减”工作专门协调机制,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教育部统筹各方、多措并举,提升作业设计水平、课后服务水平,提高课堂教学质量,规范校外培训机构,部署抓好中小学生作业、睡眠、手机、读物、体质等“五项管理”,扎实有效推动“双减”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第八条是关于“艺考”。

9月15日,黑龙江、甘肃、吉林、安徽、江西、贵州、广西7个省份公布“新高考”改革方案,这意味着我国第四批高考综合改革正式启动。至此,全国已有21个省(市、区)启动了高考综合改革。9月24日,《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规范高校高水平运动队考试招生工作的指导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普通高等学校艺术类专业考试招生工作的指导意见》发布,扩大省考国考范围、改变“重专业轻文化”倾向、保证招考公平公正成为改革的方向。

这些都对国内互联网+教育产生了重要影响,其中“双减”(指要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更是产生了重要影响,2021年底前,多家培训机构纷纷关停义务教育机构的培训业务,资本风向从第二季度开始转向,所以2021年注定是国内互联网教育历史上一个重大节点。

资本一贯有着最敏锐的嗅觉,相较于其他行业,教育受政策影响更深。在2021年这样的环境下,国内互联网教育投融资案例131起,同比-12.08%,金额到了156.68亿元人民币,同比-76.13%,平均项目金额1.48亿,同比增长-71.62%。

从季度和月度数据看,政策影响带来的已经不是寒潮,投融资数量和更像是进入了冰河世纪了。

投融资轮次上,几乎和2020年情况差不多。

从教育服务分类上(依照以往潜规则,并没有设置同一项目对应多个分类),以前的热点学前教育、基础教育、语言学习受政策影响严重,出国留学则是疫情影响叠加中美关系,都显著低迷,而职业培训、信息化服务显著增长,素质教育虽然利好,但是更多素质教育项目需要线下支持,仍然会收到疫情影响。

以下按教育服务分类介绍,并列举各个分类投融资上亿元的项目(前5名)。

  • 学前教育

最大的两笔投资都发生在1月。

项目轮次金额投资者
亲宝宝D2.5亿元达晨财智和深创投共同投资
常青藤爸爸B/B+2亿元兰馨亚洲领投、星纳赫资本和老股东源星资本跟投
  • 中小学教育

这个阶段重要的就是学科培训,在政策压力下,全年投融资案例不超过两位数,已经没有上亿的项目。

  • 高等教育

排除教育信息化服务的项目,高等教育关注的重点大致是在辅助教学和就业规划方面,这么多年似乎一直题材不多。

项目轮次金额投资者
犀鸟教育A/A+1亿元正保远程教育
  • 出国留学

最大的留学生出口仍然是美国,但是在疫情和中美关系的影响下,现在的低谷也许正是机会,因为疫情总会过去,出口也不唯一,只是说这一块的蛋糕可能并不大。

  • 职业培训

这应该是2021年资本最热的地方了。

项目轮次金额投资者
粉笔教育A/A+3.9亿美元IDG资本和挚信资本领投,CPE,德弘资本(DCP),昆裕润源,
华兴新经济基金,弘毅投资,泓睿投资等跟投
云学堂E1.9亿美元经纬中国(领投),红杉资本中国,弘卓资本
开课吧B/B+6亿元
三节课C2亿元Udemy(领投)
民生在线收购1.3亿元重庆凡韵(民生教育合并附属实体)
  • 语言学习
项目轮次金额投资者
LingoAceC1.05亿美元Sequoia Capital(领投),Owl Ventures,顺为资本,SWC Global
叽里呱啦C1亿美元腾讯、挚信资本
MoneyBrain明芒科技B/B+2.26亿元IMM Investment,KDB Capital,KDB韩国产业银行行业扶持金融部门(领投),
Noh&Partners,Nvestor,POSCO Venture,L&SVentureCapital
鲸鱼外教培优B/B+1.2亿元新东方领投,远洋资本跟投
阿卡索C1亿元
  • 素质教育

除去应试需要,这里所谓的素质教育主要是兴趣类的基础编程和艺术教育,从操作性上看,素质教育完全的线上化,也并不现实,线上化的更多是辅助性的工具。

项目轮次金额投资者
核桃编程C2亿美元KKR、元璟资本、高瓴创投(领投),源码资本,华兴新经济基金
火花思维E1.5亿美元挚信资本(Trustbridge Partners)领投,腾讯等老股东跟投
美术宝教育D4000万美元中金资本旗下基金、五星控股星纳赫资本、洪泰基金、
国海创新资本等共同投资
小码王投资3000万美元
小叶子音乐教育C2亿元真成投资(领投),MFund魔量基金,创业工场VenturesLab
  • 综合教育服务

这一部分主要是包括教育信息化和通用教育科技,在经历了多年的缓慢发展,随着云服务技术成熟并逐渐被接受,终于在2021年有所发展。除了功能及服务,隐私、安全、合规性将是重点关注的方向。

项目轮次金额投资者
小鹅通D1.2亿美元领投方为idg资本,跟投方包括启明创投、GGV纪源资本、
高瓴创投等
松鼠AiC3亿元SIG、中信证券、NGP
百家云C3亿元行知资本
UMU互动学习平台C3亿元华兴新经济基金(领投),五源资本
校管家投资1.3亿元有赞

其实,由于几千年的“仕途”和“成功”传统,很多人所说的教育,更多的是关注在大学之前围绕升学考试的教育,尤以基础教育阶段最为突出,地域性、层次性差异明显,也是所谓教育公平重点关注的阶段,所以在2021年,基础教育阶段从“教育产业化”到教育“非盈利”,应该说是在继续推进教育公平性和公正性,对于教育管理机构、企业、个人都将产生重大的影响。增加教育的丰富性和选择性是世界范围内教育改革的共同主题,也是国内教育改革研究的方向。

最后,伴随着“教育产业化”论调的终结,互联网教育或者说在线教育,将更加关注终身教育,更加关注教育科技的应用,以及教育信息化服务的推广,这也符合互联网只是工具的本质。因此,本人持续了7年对互联网教育资本市场的简单关注,也将在此告一段落了。

【 阅读次数: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