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子泥清明观鸟

Kevin同学观鸟应该是从初一开始的,那本现在已经绝版淘宝价格乘了5倍的鸟鉴都翻散架了一本,但是,除了学校组织的观鸟活动,我们还是很少自己组织专题的观鸟行程。本来Kevin说清明假期不出门,但是在私下活动了几天后,还是提出了他的计划——条子泥,然后我就记住了两个关键字,“勺嘴鹬”和“鸟浪”。

条子泥,这是个什么鬼地名?!好吧,开始做功课。

这是在江苏盐城东台弶港镇东边,黄海湿地的一部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滩涂湿地,处于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飞路线的中部,是候鸟越洋迁徙,进行补给的必经之路,在迁徙季汇集了成千上万的候鸟。

交通上,盐城机场到弶港还有130公里的车程,如果不是观鸟节,租车自驾是比较方便的。地图上标出了酒店、条子泥和黄海国家森林公园的位置,弶港镇没有出租车,在酒店可以联系到服务的师傅。

记忆中小时候去过大连夏家河子的海滩,退潮的时候可以走下去很远很远,到了条子泥,发现这片滩涂更是壮观,南北方向好几公里,站在海堤上,退潮的时候几乎看不到海水在哪里,满耳能听到鸟语,但是看不到鸟影。

走,一直走,往海走,在地上看见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脚印,可想鸟的种类和数量。

在条子泥管理站的门口,张贴着潮汐表,但是并不准确,还是要和当地人确认。Kevin在飞机上就开始做功课,把目标鸟都预习了一番。剩下的就是看和找了。好吧,等涨潮吧。

涨潮是从北向南推进的,随着鸟声越来越大,可以看见成群的鸟开始一批一批从北向南飞来,盘旋,落下,在滩涂上取食、观望。

勺嘴鹬是条子泥的明星,大凡来这里的观鸟客,都是奔着这个名字来的。在IUCN红色名录上勺嘴鹬被评为“极危”(比大熊猫濒危度高两个级别),已在灭绝的边缘,在成千上万的鸟群中能找到一只,不能不说也要靠运气。一位同在的老师透露,他找到了4只,

亲眼见到鸟浪飞舞,还是觉得挺震撼的。成千上万只鸟在空中变幻着队形,尤其是转弯时,腹部和翅膀下的白色在阳光下或整齐或梯次闪耀时,尤为壮观。

【 阅读次数: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