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earth一下我的足迹(一)

google earth更新了数据,也发布了新的版本,在桌面上就可以环游世界,于是突发奇想,把俺的成长足迹找出来吧。很多久远的地方已经无法找到了,只能记个大概位置。幼年

shanghai

出生地——上海。外公外婆的家在大名路上,喜欢被外公抱着在阳台上看着楼下马路上穿梭的汽车;笑话过对面海员俱乐部进出的黑人是因为不洗澡;和表妹争抢西瓜皮吃;喜欢坐车从外白渡桥的钢架中穿过;害怕被舅舅扶着站在外滩公园临江的围墙上照相(估计恐高症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童年

bengbu

那时父母在蚌埠工作,住在机关大院(图上那个圈圈是现在的设计院,以前的不知道在哪里了),基本上是个闭塞的环境,经典的记忆是抱着板凳看露天电影;5分钱一根的奶油冰棍;中午躺在幼儿园的床上睡不着,看着窗外飘过的白云想象着各种造型;还有避震棚里的一段经历。。。。。。怀念那时候吃的小龙虾,肯定比现在要干净许多。爸爸骑着永久二八,前面坐着我,后面坐着妈。印象中蚌埠又脏又乱,著名的地方就是张公山公园。

老家

sheng

复州湾

爷爷奶奶家在辽东半岛复州湾,大致就是图上的那个圈子里,当时只有单线的小火车进出。老家很穷,以至于我10年后再次回去,那个院子几乎没有变样,令我感动的是那条已经年迈的大黑狗还能认出我来。老家给我的印象就是门前的馒头山,院子里的鸡鸭猪,老牛车慢慢吞吞的穿过村路,还有居然可以用直的钉子钓鱼。

到北京了

zhenzhilu

针织路小学

小学三年级下学期的时候,父母单位回迁,先随父亲到了北京,在针织路小学学习。都说北京的学校好,我从小地方来,怕赶不上进度,在来之前已经被妈妈逼着恶补过了语文数学,学起来倒也不费劲。比较惨的却是体育,第一学期居然拿了个小鸭子——2分,什么长跑短跑爬杆跳远手榴弹,我在蚌埠的子弟学校哪有这么正规的体育课,那时候体育课就是放风一般随便玩啊。在针织路的时候和父亲住在活动板房,冬冷夏热,那一年父亲给我买了一个乒乓球拍,开始对着板房墙壁练球;一个午觉睡到5点半,父亲下班回来叫门叫了半天我都没醒;开始喜欢吃面条,撑的一塌糊涂。。。。。。

通县

hounancang

后南仓小学

好在只在活动板房住了一年,父亲单位的楼房在通县盖好了,就在护校的边上。那时候楼前面是条臭河,现在已经成了暗河,上面就是玉带河大街。幸亏那时候上小学很方便,没有什么赞助费择校费乱收费,直接进了后南仓小学(如今才知道这个小学1903年就有了)。那时候的老师都非常好,班主任庞学勤老师是教语文的,让我们每天写日记上交,可我就是不爱写,以各种理由居然逃了一个月的日记,被家访。于是在父亲的逼迫和诱导下,开始补记日记,什么这个读后感,那个观后感,连补了一周,终于不了了之。不过后来回想起来还是要感谢那个阶段,要不怎么会在考试中再也不怵作文了呢。另一个努力就是开始了体育翻身,先是妈妈天天给食补,再是每天早上六点起床跑步,终于在学期末撵走了小鸭子。那时候比较丢脸的是作为代表队成员之一参加北京市智力竞赛,在电视镜头前大错一题,浪费了大好的领先优势。^_|||。最后值得骄傲的两件事一是在后南仓小学的操场上,戴着三道杠主持过全校学生大会,二是以不错的成绩考进了通县一中。

【 阅读次数:9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