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随想

距离上次非典,13年了,这一次说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冬日的京城夜晚,本来就已冷清,这下更加萧瑟了。路过,又想起了许多。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中午有2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村里最多光顾的地方除了北大南门外的书店📖风入松,就是在村西村北的平房胡同间寻找着新出的光盘💿,那时候北大东门外的一大片平房中,星星点点地出现了一些“文艺复兴”般的书吧📖影吧🎬咖啡吧☕️。

也在一个冬日的午间,走进了一间门口小黑板上写着“雕刻时光”的小屋,只是因为这个名字触动了一下。

屋里很暗,阳光☀️只能照进门口那一小块,厅里中间大桌上放着一些很文艺的旧书📖,墙边书架上也🈶️,座位桌上亮着💡台灯,没有其他客人,花了当时1⃣️/🔟的工资点了个盖饭,按照同学说法,相当于国贸水平的午餐费。边吃边和男女👨👩主人聊着天,说晚上人会多一些,有时候还会放个电影🎬吸引下附近的学子。。。

(哈哈,居然又有了三个月前的记忆。。。)

印象中北大东门那一片只去了这一次,是因为破旧平房没对上这些“吧”的感觉吧,好吧,直接说工资💰不够这么zhuangbility好了,而比工资多的外快又都不断扔进了电脑和光盘们💿,还要去几乎免费🆓的风入松学习考证。。。

后来,听说那一片拆了,各种店不知去向。再后来,听说“雕刻时光”做大了,京城有了好几个分店,家🏠门口就有了一家,只是再进去,已经找不到那个温暖自在的滋味了。。。

是啊,那时候是散心❤️,这时候是操心💓

【 阅读次数: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