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

公司外面有一家雕刻时光,每次路过,都会点亮心底深远的一角。那时每天在中关村上班,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不睡午觉的我常常在国林风看书,直到某个冬日的中午,在同事介绍下,寻到了雕刻时光。

最早的雕刻时光隐埋在北大东门外错综复杂的胡同院中,远离中关村大街的喧囔。门口一块小黑板,白色的粉笔字,写的就是“雕刻时光”,没有任何的修饰。

拉开门,撩开厚重的棉帘,一下子将外面干冷的空气和明媚的阳光挡在身后。不大的房间,只有一扇朝南的窗下,可以晒着暖暖的冬阳,大约也只有晴日的中午,半个房间内的光线才会好些,所以,其他座位桌前都有一盏吊灯或台灯。四周墙上是书架,没有新书,中间也有几张大桌,上面铺满杂志,随便坐在哪个座位,都可以随手取过旧书或杂志翻翻。空气中弥漫着pop music的旋律,还有自做的拌饭或意大利面的气息。

找个位子坐下来,就象在荷塘的夜晚,什么都可以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细细品味很静心的感觉,似乎还有些许的感动。

。。。。。。

后来,中关村改造,原来北大东门外的胡同院没了,雕刻时光也搬走了,我也离开了中关村。

后来,雕刻时光有分店了,越开越多。

雕刻时光,时光可以被雕刻么?当坐在窗口的桌边,看着光影从桌上缓缓划过的时候,当打开台灯,看着灯影投射在墙上错落斑驳的旧书上的时候,时光已经被不知不觉地刻在了心底。

【 阅读次数:7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