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拍照小结

2021年依然受着疫情的困扰,还有Kevin同学的高考季,还有,就是有了第一辆家庭用车,有了第一次的长途自驾。虽然,随着行走的自由度延伸,视觉也越来越开阔,但是,觉得自己的拍照水平停滞,基本上属于到此一游的记录。不过还是按照传统,每个月选一张,器材D7000/18-300, Sony A7R3/24-105,iPhone 11。

  • 1月

这是两张照片的合成,在清华科技园公司大厦,一张是晚上加班拍的,另一张是第二天上班拍的。要不是前面搜狐大厦拦着,在这里应该可以天天看个日出。

  • 2月

2021年农历是牛年,因为疫情和kevin同学备考,春节假期没有外出,参观了国家博物馆。牛是农事生产中不可或缺的角色,“牛本善、性温讷,行任重、志笃远。”牛是吃苦耐劳、无私奉献的象征,有五谷丰登、平安祥和的寓意,代表着自强不息、顽强拼搏的精神,所以,牛在传统文化中有着重要的地位。这个就是牛年展览的入口装饰,每个四字词语中都包含一个牛字。

  • 3月

经过41次摇号,在2020年8月中签,终于在3月喜提新车,这也是2004年拿到驾照后,总共驾龄不超过10小时,里程不超过400公里后,再次成为新司机。提车临牌后的第一站是城墙遗址公园。看见了这样一群阿姨,精心地打扮,换装,排练,拍照,享受着依然活力的生活。

  • 4月

清华的校庆月,2021年是清华110周年校庆,疫情影响仍然无法对外放开,借着工作原因,每日进出这所亚洲最美大学校园也成了一种优势。校史馆在百年校庆之后进行了全面的重新设计布展,左半图是新的院士展廊,右半图是百年校庆时的设计(拖动滑块看一下),你喜欢哪一种呢?

  • 5月

2021年5月26日有一场月全食,玉渊潭公园东西向视野都算开阔,是不错的观景地。初夏的京城正是多雨的时节,这是西边刚刚谢幕绚丽的日落,而后不久,东北边浓厚的云层中还在摇曳着闪电的辉光,东南方的天幕中开始上演日食了。

  • 6月

为了给即将高考的Kevin同学减减压,也为了祝福娜娜的生日,这一天全家登顶香山。在傍晚前后的短短两个小时,从蓝天白云,到狂风骤起,尘沙滚滚,雨幕天降,最后虹桥高架,霞光流转,真的是变幻万千。

  • 7月

好在当年驾校学习基础比较好,经过了1000多公里的理论和实践学习后,第一次开始了自驾行,第一次跑上了高速。旅途中的照片很多很多,但是印象深刻的是在宁夏中卫市落脚的夜晚。东方红广场,已经少见的毛主席雕像,就在主席雕像下,几个领舞指挥着数百人整齐划一跳着广场舞,广场上还有十几个不同风格的广场舞团队,以及游乐场般的各种活动,大大冲击了来自首都的我们,“这才是生活啊!”中卫后来进入了《2021国庆旅游预测数据报告》中的“国庆出游热门五线城市TOP10”榜单。

  • 8月

2021年的北京好像经历了最多次的彩虹,这种美轮美奂的自然美景,再多也看不厌,这是在出租车上的抓拍。

  • 9月

心心念想多年的珠海航展,就在好友的邀约下,自然到达了。虽然是酷热阳光下,屏幕反光和汗水渗透,基本上手机和相机都在盲拍状态,但是如此近距离地感受战机发动机的震撼轰鸣,观看飞行员的飒爽英姿,赞叹飞行特技的眼花缭乱,还是激动和自豪。

  • 10月

5年前走过一次德格麦宿(2016),赶上耍坝子和小转山,这一次娜娜碎碎念要去大转山途中的“圣湖”,除了知道在麦宿附近,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这样又进了麦宿,赶上宗萨寺的法王舞,约了当地人向导,才到了圣湖思玲拥措。不说向导们每人一辆摩托车带着我们在半米宽山路上穿越的惊险,只能压着深深的车辙,也不说从高海拔的山脚下开始徒步爬雪山的艰辛,只是在山顶突然映入眼帘这一幕的时候,人已经完全和此时此地融为一体。年轻的向导们也说这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景象,比阳光灿烂下的景色更别有韵味。

  • 11月

大利侗寨位于贵州省榕江县栽麻镇,也是个古村,建筑和风情都保留着历史的印记。当地人擅长染布和编织(原来板蓝根可以用来染布),和大多数的偏远村落一样,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剩下的都是老人。

  • 12月

终于走了一趟皖南的古镇线路,从绩溪龙川,过齐云山,品西递,逛宏村,探卢村,一路上白墙灰瓦马头墙,牌楼木雕冬瓜梁,着实被徽派建筑和文化洗涤了一遍。照片上是著名的宏村,中间那一部分也是当年民居普票中安徽民居的设计来源。不过,虽然都是开发较早,相比较宏村的商业化程度更高,而且宏村是经过规划的,而西递顺其自然的99个巷弄和保存完好的院落,要更喜欢些。只是要吐槽下门票价格,两个村子都是104元的票价,故宫旺季也不过60元门票,不由得感叹北京的帝都风范了。

最后是一张全年行程截图,就算是个记录吧。

可以发现,2021年的镜头里更多的是人文,这也是自己在尝试的方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是为了追求数字和形式,而是要热爱生命,体会生活,发现美好。

【 阅读次数: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