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宿宗萨寺

这次川西行的终点是麦宿,一个来之前从未听说的地方,做功课的时候也只知道是在川西德格县的一个偏远地方,如何之偏远呢?从颠簸的317国道驱车转入进入麦宿的道路,正赶上雨后施工,结果25公里的泥泞路程我们走了4个小时。

麦宿的街道似乎说明着当地的历史,能够交流汉语的人基本没有,当地的男孩子都早早进了佛学院,最后只找到曾经在汉地念书的女孩帮我们做翻译沟通。

麦宿相对出名的是当地的宗萨寺,坐落在山顶,有超过1100年的历史,最初是由苯波教持明者于公元746年所建。当时的主殿只有一根柱子和一尊佛像,故取名“一佛一柱殿”。宗萨寺毁于1958年,1983年重建,现在主要有贡纳宫、阿日宫、钦哲宫,也是三位上师殿堂。

其中钦哲宫上师就是蒋扬钦哲旺波,被认为是宁玛派吉美林巴转世,从小就在宗萨寺接受一般僧侣的训练,住的也是普通的僧房,后来德格王任命他为宗萨寺的第一任住持,并将其僧房扩建成钦哲宫。在四十岁后,蒋扬钦哲旺波在宗萨寺进行长期闭关,主要修习上师瑜珈。这也是钦哲传承主要的法座在萨迦派的原因。

而现代有联系的是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三世宗萨蒋扬钦哲),宗萨寺是他的祖寺,是他曾经求学讲学的地方,而这位仁波切写过《正见》(当年小Q同学相赠),拍过电影《高山上的世界杯》,还是李连杰的上师。

下面这个图,在很多寺院都可以看到,甚至在大足石刻还有一个更加壮观的表现,这就是“生命之轮”。宗萨钦哲仁波切也有对生命之轮的解说。

飞禽走兽壁画。

准备仪式的喇嘛。

仪式之后,意犹未尽的喇嘛在天台上继续着吹奏,映衬在蓝天白云群山之间。

如此近距离看着高山兀鹫优雅地滑过。

山脚下是正在扩建的五明佛学院。